□本報記者徐偉
  □本報實習生鐘偉偉
  □本報通訊員彭克斌
  11月27日,重慶市煙草專賣局召開新聞發佈會披露,重慶煙草、海關、公安三部門歷時近10個月,破獲一起利用互聯網售假販私香煙案,共抓獲涉案人員53人,刑拘35人,查獲網上銷售卷煙2.3萬餘條,實物卷煙5200餘條,涉案金額近2億元。摧毀整條犯罪網絡,整個團夥四個網絡的主要嫌犯全部落網。
  據悉,這是今年公安部、海關總署、國家煙草專賣局聯合打擊走私煙草專賣品違法犯罪活動工作制度建立以來,三部門聯合開展的首例典型戰役,也是重慶煙草、公安、海關的首次大型聯合作戰。
  小線索引出大案子
  2014年2月16日,重慶市涪陵區煙草專賣局工作人員在市場檢查中,發現一家商店出售的煙是走私煙,工作人員立即對店主周某進行詢問。
  周某稱,自己的煙是從一個微信號上買的。工作人員對該微信號進行了查詢,發現該微信號落地於重慶大石壩,微信朋友圈內發佈了大量假煙、走私煙圖片和其他宣傳信息,微信的使用人是重慶人木梅,今年31歲,是一家保險公司的員工,家庭條件比較好。
  木梅通過在微信朋友圈發佈賣煙信息來吸引買家。聯繫交易後,木梅通過快遞給買家郵寄,買家則通過微信、支付寶來支付貨款。全程雙方都不見面,通過手機、微信、QQ等聯繫,不涉及現金交易。
  與此同時,重慶市南岸區煙草專賣局也發現了類似的案件,為了案件的進一步偵破,重慶煙草、海關、公安等多部門分別抽調力量組成專案組,並將兩起案件串並,統一更名為“2·16”互聯網網絡案件,開展聯合調查。
  專案組通過進一步調查,發現木梅從去年9月開始,就伙同王化和周英兩人售賣香煙,最初由木梅和周英出資,王化負責代理售賣。到了12月,王化與兩人發生分歧,木梅和周英兩人開始自己售賣。今年4月,木梅與周英又發生分歧,木梅開始獨立售賣。截至被查處,木梅共發展下線代理31個。
  就在專案組準備對木梅進行抓捕時,又發現重要線索:木梅僅是中端代理,並不是犯罪源頭。專案組果斷決定,放長線釣大魚,順藤摸瓜找源頭。
  通過調查,專案組發現木梅的上家有兩人,分別是陳偉和劉奇。對劉奇進行調查後,最終發現上海的李松是犯罪鏈的源頭。
  李松是上海人,今年36歲,是一家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多年前,李松出國旅游時看到國外免稅店的香煙價格要比國內便宜很多,就動起了將香煙帶回國售賣的想法。但通過正當途徑入關需要交納很高的關稅,隨身攜帶又不能帶太多,李松就想到找導游將香煙帶回國內。
  就這樣,李松團夥通過微信、QQ等網絡方式發佈明碼實價的“帶貨廣告”,以一條煙大約20元至40元人民幣的價格,前後招攬超過100名從事境外旅游的領隊或導游以及個別機場工作人員,從境外購買香煙攜帶入境。
  此外,專案組還通過劉奇發現了擁有52個下線代理的中端代理曹鳳,在對陳偉進行調查時,專案組又發現了一個以李傑為中端,擁有42個代理的犯罪網絡。
  最終,歷時7個月,專案組梳理出了一個以上海李松為源頭,木梅、李傑、曹鳳等為中端,涉及多個省份的犯罪團夥,並將整個犯罪網絡細分成“木梅網絡”、“李傑網絡”、“李松網絡”、“曹鳳網絡”4個網絡。
  周密佈控四路出擊
  2014年9月17日至10月22日,在公安部、海關總署、國家煙草專賣局的統一部署下,重慶、上海、廣東、貴州等地公安、海關、煙草等部門積極配合,決定對2·16網絡案件收網行動。
  9月17日,專案組經過反覆研究,最終確定以李傑網絡為突破口,在20日發起抓捕行動。正當專案組調兵遣將時,情報信息組反饋,李傑17日下午離開重慶,回雲陽看望父母,然後去浙江參加朋友的婚禮。當日,專案組民警驅車300多公里連夜趕到雲陽,第二天9時李傑到案。
  李傑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並交代了上家“李蒙”、下家“李麗”、“徐瑞”等人購進和銷售的情況,專案組又通過李麗等查到其上家薑西、冷羽等。
  專案組立即派出抓捕組赴四川、貴州、天津、江西實施抓捕。20日凌晨3點李蒙到案,20日上午,張莉、徐瑞到案。21日下午,薑西到案。江西抓捕組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冷羽在抓捕組到達前兩天離開學校,請假1個月,未能實施抓捕,10月19日,專案組在江西南昌最終將其抓獲。至此李傑分案共抓捕6人,刑拘3人,取保1人。
  9月22日6時,木梅網絡的收網行動在重慶、貴州兩省市同時展開。凌晨7時,木梅到案,上午10時抓捕行動全面結束。在全體專案人員努力下,抓獲12人,刑拘9人,追逃1人已到案。查獲各類假煙130餘條,扣押賬本5本,扣押電腦7台,手機37部。
  8月26日至9月18日,專案組聯合辦案人員在上海外圍組,開展了對李松團夥涉嫌銷售走私香煙違法活動的實地調查與跟控工作。基本掌握了李松團夥的人員分工構成以及涉煙違法犯罪活動規律,並拍攝與記錄了大量涉煙現場交易證據。
  9月20日,李傑上家李蒙在濟南到案,李蒙供出廣州上家紀鵬,而他正好是李松骨幹下家,至此李松團夥脈絡基本清晰。
  參與本次抓捕行動的重慶煙草專賣局涪陵區局稽查支隊副支隊長田峰介紹說,李松為人比較狡猾,在他的團夥內,每個人都有具體的分工,有人負責機場接貨有人負責碼頭接貨,有人負責倉管,有人負責銷售,每個人都只負責自己的工作。李松則只是在收貨的時候過來看一下,之後很快就離開。
  重慶煙草專賣局稽查總隊總隊長王勇也表示,李松的反偵查意識很強,他會定期銷毀賬本,支付用的銀行卡和支付寶也是在網上購買的,支付寶銀行卡消費金額超過500萬元就會更換新的。李松團夥有12臺車,每次都開不同的車外出,李松偶爾到收貨現場去,但都不會停留很久,返回時會在路上繞幾圈再回去。
  10月22日5時,所有抓捕隊員到達抓捕區域,全體就位,只要各自的嫌疑人出門即刻實施秘密抓捕。7時,專案組下達了全面抓捕的命令,17個抓捕組開始了統一收網行動。8時,負責管賬的嫌疑人李芳到案;8時13分,負責接貨的嫌疑人朱銳到案;8時25分,主犯李松到案;8時39分,負責接發貨的嫌疑人楊正、王輝到案。
  “李松團夥”收網以後,專案組對其廣州重要下家“倪東”實施抓捕。25日10時,倪東及其妻子張文被抓獲。專案組在倉庫、檔口查獲各類走私煙1080條,罐裝紅雙喜83罐,出口芙蓉王禮品盒35盒。由於當事人倪東涉及140多個品種走私煙,現場清點扣押持續至17時。
  曹鳳案是專案組在辦理“木梅案”時,發現的另外一個依托互聯網面向全國32個省市銷售假煙、走私煙的銷售網絡。11月2日,“2·16”專案組派出兩個抓捕組赴廣東清遠、河南安陽實施抓捕曹鳳主要上家和下家。11月5日專案組在重慶、廣東、河南公安、煙草專賣部門配合下實施抓捕,抓獲4人,刑拘2人取保1人。山東警方也及時聯動抓獲曹鳳下家8人。
  至此,“2·16案”整個團夥四個網絡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網。截至目前,共抓獲涉案人員53人,刑拘35人,查獲網上銷售卷煙2.3萬餘條,實物卷煙5200餘條,涉案金額近2億元。
  “自媒體”犯罪亟待重視
  重慶市煙草專賣局副局長劉光洋向《法制日報》記者介紹,這類手機互聯網加物流運輸進行售假販私的方式,被稱為“自媒體”式售假販私,是一種新型的網絡犯罪手段,犯罪過程隱蔽,全程都是在虛擬的網絡上進行,買賣雙方互不見面,犯罪過程及其隱秘,給案件的偵破帶來很大的困難。
  重慶市公安局打假總隊政委陳曦告訴記者,源頭在“微信”、“陌陌”、“微博”、QQ上發佈信息尋求代理,下級代理只要將上級代理髮布的假煙、走私煙的圖片在自己的圈子轉發就可以了。當下家代理的朋友需要卷煙時,下級代理會及時把消息轉發給上級代理,並由上級代理組織貨源、通過快遞發貨,下級代理只需要轉發信息即可以得到每條10元至50元不等的提成。
  由於銷售對象大多是熟人、朋友,這類銷售異常隱蔽。依附於這種售假、販私的各級代理,每月不出任何成本就可以得到一筆可觀的收益。只要朋友圈人數在1000人以上的,每月只需轉發信息,即可獲得上萬元的利潤。有很多人最開始不瞭解這是犯罪,等到瞭解後,又捨不得拋棄這個巨大的利益,其中有很多是未成年人和學生。
  在“2·16”案涉案的下級代理中,有不少是學生。其中,抓獲的李某是山東某醫科大學研究生;薑某,本科剛剛畢業;冷某,在校大學生;曹某,在10月23日抓獲時剛剛滿18歲。
  “案情複雜、犯罪嫌疑人身份不明、數據不全、取證困難是這類案件偵破的難點所在。”重慶海關緝私局局長王建元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說。
  此外,涉案的網絡交易賬號排查信息量巨大,難以做到全面查詢,加上嫌疑人大量採取網上交易的形式,涉案地廣,涉及人員多,取證十分困難。
  製圖/李曉軍
  (原標題:重慶破獲“自媒體”售假販私香煙案)
創作者介紹

美國大聯盟 燒烤

of52ofvs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